2016年6月 - 陌岸

2016年6月

写在父亲节

image-(1).jpg

关于父亲的过去,最初都来自母亲说起。

在父亲还没懂得记事的岁数里,爷爷就离开了。当时因为家里穷,爷爷下河给父亲抓鱼改善伙食,下了河就再也没有回来。在吃大锅饭的年代里,奶奶每天在公社干农活赚取工分,带着年幼的父亲。孤儿寡母,历尽艰辛,她终于把父亲抚养成人。

阅读剩余部分 »

抽烟时,我在想什么

23142109ol.jpg

我是一名烟民,平均每天抽五根左右。关于抽烟这件事情,很多人问过我:你为什么要抽烟,你知道抽烟有多大危害吗。谁不知道呢,香烟抵制者这么多。然后他们问我:明知道有害为什么还要抽?

阅读剩余部分 »

我的朋友围子

围子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姑娘中,比较富有才情的一位。在形容有些姑娘时,我都会有较为合适的形容词,比如柔情似水,比如玲珑可爱,比如率真洒脱,哪怕是胸大腿长。但是富有才情这个词,我几乎没用过。关于围子,不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也绝不是一篇文章可以说完的那一种。

阅读剩余部分 »

我的朋友小鸟

小鸟是我的大学同学,7年前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

小鸟这个名字,我已经忘了它的起因。大概是因为他太瘦吧,一米七几的人,体重不到一百斤。他是我见过最瘦的人之一,完全就是皮包骨头的样子。但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营养不良,而且食量比我还大。记得刚毕业的时候,我们都住在学校附近,经常约饭。他最多的时候一顿吃三碗米饭,我一般吃一碗,最多两碗。可能是因为尚能饭否,除了偶感风寒,他身体并不像一般的瘦子那么弱不禁风。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