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烟时,我在想什么 - 陌岸

抽烟时,我在想什么

23142109ol.jpg

我是一名烟民,平均每天抽五根左右。关于抽烟这件事情,很多人问过我:你为什么要抽烟,你知道抽烟有多大危害吗。谁不知道呢,香烟抵制者这么多。然后他们问我:明知道有害为什么还要抽?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明知很多事情将会带来危机,但一直在进行着。比如久坐对颈椎不好,过度开发会造成环境破坏,过多非理性消费会带来负债,贪恋感情会带来伤痛。以上几个例子,你肯定有直接或间接地参与过。所以,人的大脑在面对事情时并不像电脑程序那么善于处理是非逻辑,它经常会受感性思维的主导而做出非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你看,尽管我看起来是那么像在找借口,可事实上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只在相对理性的范围内进行着,非理性决策发生的概率从来就没低过。并且,对于理性这件事情,人们往往严于律人,却疏于律己。

但是话又说回来,你让我别抽烟,我还是会由衷地给你这个皆大欢喜的建议表示赞同。可点赞归点赞,在我的理性决策还没能完全战胜我的感性需求去阻止我抽烟时,我能做的也只有避免或减少它对别人的危害。比如,不在公共场所、病人、小孩、孕妇以及不喜烟的人面前抽烟,抽完掐灭,不乱丢烟头,注意清洁口气,不劝烟等。可即使我们做到了上面这些,很多时候我们仍然无法心安理得地点上一根烟。因为,从抽第一口烟的那一刻起,似乎抽烟这件事情就被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打上了一个不可取的烙印,永远不能让人心安理得。

其实我今天不是来为烟民辩解的,也从不觉抽烟是一件好事,也很讨厌自己嘴里的烟味,同时很羡慕可以不抽烟的人。可是在这样一件不主张却又难以抗拒的非理性事件中,我仍然对人类选择用尼古丁来麻醉神经这件看起来一无是处的事情,产生过很多想法。

关于注意力。在一群腾云驾雾的烟民中,经常看到这样一种景象,有些人上一秒嘴里对自己的生活吐槽了千百遍,可点上一根烟后,他们的话题就变成了和上一秒毫无关联的样子。这也许是因为,精神过于集中是他们纠结和苦恼的一大原因。这也是为什么职场工作狂更需要烟草的一个合理解释。在一份热爱的工作中,他们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和注意力去完成得更好,而一旦停止手头的工作,他们就开始痛恨那份集中,而需要借助烟草来进行报复性的驱散。在缭绕的烟雾中,是尼古丁让他们转移了注意力。

关于平静。在很多电影情节中,当主角要开始平静地诉说一段三分钟以上的台词时,都会先点上一根烟,然后开始吐露心声。这是也许因为,人在心情起波澜的时候,反复的吞吐,是一个类似深呼吸的动作。而深呼吸对稳定心绪的作用在于,它具有一定的心理暗示作用。吸气表示给大脑和脉搏提供动力,而呼气表示的是舒缓和减压。如此反复交换,心率会逐渐呈稳定状态,人得到了平静。

所以,我从不知道把烟吸进嘴里是什么感觉,但我对吐出来时胸口压力得到的缓解感简直赞不绝口。看到这里你肯定要反驳,空气不行吗,为什么是烟草?这个问题,也许和有的人喜欢和白开水,而有的人喜欢喝饮料是同一个道理。人为什么喝饮料而不喝白开水呢。因为白开水不能刺激你分泌多巴胺,不能让你的味蕾感应到甜度,而饮料里的糖可以。过多的糖对肾脏和肠胃都有危害,这,似乎和尼古丁对肺有危害是同一个逻辑。

其次是关于意念。在吴哥窟的石庙里,我曾观察过跪拜的人群。所有人进门的第一件事,都是先把香焚上,看到了升起的烟雾,才开始表达他们心中一切需求。我不止一次地想,为什么在祠庙里需要焚香,焚香升起的烟雾,到底是人的需求,还是神的需求。在庙里,如果人们不焚香,看不见烟雾,是否就无法确信神的存在。神真的需要烟雾来唤醒吗。

可能都不是。渺渺青烟,它不是人的需求,也不是神的需求,而是信仰的需求。人这一生,高贵、卑微、执念,太多东西都是稍纵即逝,而总有些东西,它需要经过你的五脏六腑,你才能确信它真实地来过,并恒久地存在。

(嗯,一定是这样的。你一定很喜欢听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样子。)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标签: 抽烟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