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R的故事 - 陌岸

小R的故事

j.jpg

小R是我在J国认识的一个姑娘,今年22岁,是个中文不错的J国人。

小R是公司的行政专员。去年来到这个公司做项目时,小R带我办理了入职手续。在录指纹时,因为试了几遍都没有录上,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抓着我的手指往设备上用力一按,成功录入。她笑了笑说,我们国家的指纹机,不太认识你们老外的手指。

可能是岗位工作需要的关系,小R几乎加了所有员工的脸书。J国人用脸书有一个区别于中国人用微信的习惯,就是甭管熟不熟悉,先加为好友再说。在他们之间,似乎不太介意被陌生人添加和关注。入职后,小R先后通过Messenger向我询问了关于租房、饮食、作息等情况,最后还问了我单身与否。前面的问题我都表示理解,但是对于最后一个问题,我反问她,这个也是行政工作需要了解的内容?她回复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说,J国治安不好,如果有需要的话,行政人员可以向你推荐一些可靠的约会地点。

对于即时IM通讯,我经常有不及时回复消息的坏习惯,而且认为有些消息也不必即时回复。在这件事发生几次后,有一次小R来到我工位质问我,你为什么不回复我消息?

J国人长着南亚人典型的脸庞,眼眸深邃而有神。当我回头时,看到小R直勾勾地看着我,带着不可理喻的埋怨。我对她说,我不习惯用Messenger。在我深为这个答复感到理直气壮时,小R突然间就换了一副面孔,笑嘻嘻地说,那你教我用微信吧!

自从用了微信,小R果然不再用Messenger和我联系。逐渐熟悉后,小R对朋友圈的功能简直赞不绝口。她在微信上延续了J国人使用脸书的习惯,广加陌生人。通过摇一摇和附近的人,她告诉我加了几百个华人。在我以为她对微信乐在其中而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时,有一天她问我:你为什么不给我点赞?

我说,我很少看朋友圈,因为我朋友圈里很多人都是卖东西的。

朋友圈还可以卖东西?怎么卖?

可以在微信付钱买东西,发红包等等。

Lucky money!那你给我发个红包吧!

我给你发红包你也用不上,因为J国没有网上银行,钱提不出来。

哦…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点赞?

……

我告诉小R,我不习惯和比我小太多的姑娘互动,你比我小8岁,我们可能有代沟,OK?

什么是代沟?

……

好吧,我收回前面那句“是个中文不错的J国人。”

在初来乍到的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在外出吃饭和购物这两件事上,小R充分尽了地主之谊,友情陪同,提供了几次翻译服务。作为感谢,我请她吃饭。一来二去,就这么熟悉起来。小R没去过中国,经常会问一些诸如中国哪里好玩,有哪些中国菜是在J国没有的,中国姑娘是不是很开放这样的问题。而当我总结完毕,她却经常歪着脖子说,不懂耶。

入职后的某一天,小R通知我上楼办理外籍人员劳工证。她的办公室和那层楼的办公大厅连在一起,办公室里有两个工位,对面的员工不在房间里。进了办公室,小R起身把门反锁上。我不解,她解释,因为来找她办证的同事太多,她需要暂时伪装出一个房间里没有人的假象。

因为办证,小R问了我几个个人问题。比如有无犯罪记录,有无J国驾驶证,国内紧急联系人等。最后她问我,你结婚了?我肯定地回答,结过。以她的中文理解能力,我相信她一定不会去多想那个过字所包含的内容。

在接受小R咨询的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声。我噌了一下站了起来,尴尬万分。我相信在门外大厅的同事一定有人看见我走进房间,我不想让别人误解什么。我转身打算开门,小R突然站起来伸出手掌,压着我的嘴。半分钟后,敲门声随着脚步声消失,小R的手放了下来。我看见她紧张地喘着气,胸口在起伏。正当我准备指出她做法的不妥时,她用嘴唇阻止了我的声音。

认识过不少热情奔放的姑娘,但是如此大胆的22岁妹子,这是第一次。我惊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可是工作场所。拉开了门,脸上写着大写的尴尬,我硬着头皮穿过大厅。身经百战的老男人,紧张得连电梯都按错了。

回到座位上,我收到小R发的微信。我对不起你太太。正好,她的理解果然如我所愿。我没有责怪她,也没有回复。这种事,如果不想有下文,连回复个标点符号都不合适。

之后的日子里,小R发微信约我吃饭,我都回复称没有时间。我以为随着态度的冷淡,我们之间会逐渐恢复普通的同事关系。可事实告诉我,对于九零后姑娘,我了解的还是太少了。在一个阳光炽烈的周日上午,我打开了手机的免打扰开关,在公寓里恶补睡眠。直到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门外递过来一串编成圆圈的茉莉花。

这是我刚采的Jasmine,很香的哦!我看见小R穿着黑色的短袖T恤和白色的牛仔短裤,刘海编成细细的三股辫,扎在头发里。她伸出脚上穿的米色的平跟鞋,把公寓的门推开。

我打你电话你没接,就知道你在家里睡懒觉。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因为我查了公司的系统,知道你的地址。小R眼角藏着得意的笑容,走吧,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那天我们爬了J国首都唯一的一座小山,叫塔仔山。小R充当了导游,一路都走在我的前面。她一边向我介绍塔仔山的历史,一边笑得像一只开心的蝴蝶。在山顶的寺庙里,我看见她在佛像前跪了下来,双手合十,虔诚地拜了几拜。起身后她告诉我,我是她除父母外第一个被她祈福的人。

在之后的日子里,小R对我一直保持着追求般的主动和关心。考虑到异国之间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我克制了多次的荷尔蒙冲动。因为从未打算在J国找一个伴,所以对于她对别人是否也是同样的关心,我从不在意。直到有一天,我从同事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小R发布了一周前和她的华裔男友同游T国的亲密照片。我在自己的微信里打开她的朋友圈,想为她fall in love这件事点个赞,但却发现,这组照片她对我屏蔽了。

人和人的关系就是这样,你永远都无法明白你在对方的社交账号里属于哪一个分组。我相信我和小R之间有着无法言传的隔阂,但让我不解的是,直到现在,小R在我面前依然保持着毫不掩饰的主动和只增不减的关心。好事的同事时不时会给我看她的朋友圈,她的华裔男友也一直若隐若现,可在我们面前,她的眼神从未出卖她自己。在给我递送各种小礼物时,依然笑得像一只开心的蝴蝶。

关于小R的感情状态,成了一个迷。她从未提起,我也从不过问。

今天凌晨3点,我收到了小R的微信。她问我,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人?

我回复她,自她在塔仔山为我祈福之后,我第一次发现关于信仰的礼物,可以如此洁净和特殊,就像她送我的那串茉莉花。

她回复说,你知道吗,在我们国家有这样的说法,去过塔仔山的男女,只要拜拜之后,就会真的拜拜了。

我问她,你信吗?

她回复,我试过了,不信。

(题图:柬埔寨常见的茉莉花)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标签: 小r, 故事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