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哥和茶的故事 - 陌岸

浩哥和茶的故事

c.jpg

浩哥不是古惑仔里的陈浩南,虽然他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也不是四平青年里的二龙湖浩哥,没有什么荡气回肠的故事。他只是一个平凡人,就像一壶茶。同时,他也并不是一位卖茶叶的老板,我也没打算让你们都去找他买茶。

我和浩哥认识十年,十年里我们经常一起做视频,做网站,一起吃饭,一起喝茶。浩哥的职业是新闻网站的制片人,采编播综合型人才。从北京两会到南海三沙,从博鳌论坛到市井百态,在媒体里,他已沉浮七年,像茶杯里的一片叶子。

我一直认为,像浩哥这种有技术在身而又为人低调,说话从不吹牛逼,做事从不出界的人,体制内简直就是他的天堂。但是在这几年里,却也经常看见他因为体制而不开心。又或许是因为人到中年,在外漂泊多年,对家乡的情怀日渐升温。

浩哥是福建人。几年前我曾问他,你们福建人说话发音是不是H和F分不清呢。浩哥说,没有啊,我们笑起来也是哈哈哈,长这么大我也没见过有人笑成发发发。这个回答实在太经典,多年过去仍然印象深刻。

在浩哥的故乡福建龙岩,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祖传下来的老茶树,每一棵都情感深厚。对于那些年纪比人们还大的茶树,他们就像对待家人一样细心呵护。作为曾与安溪铁观音、武夷岩齐名,同入《茶经》的原种茶叶,斜背茶曾没落多年。如今其他两种早已名满天下,而斜背茶仍然是龙岩人心中的最爱。因此,龙岩最珍贵的礼物,当然是从那些百年老茶树采下、自己制作的茶。浩哥说,在读书时每当听见父母说上学给老师带点东西,就会自觉去带上斜背茶。

离开家乡十余载,如今浩哥对斜背茶的挂念日渐加深。他的理想,是回到那片茶山,做一个斜背茶匠。因为老茶树有限,产量有限,龙岩人的宝贝目前并没有得到大规模的开发和生产。因此,身为媒体人,把斜背茶发扬光大,是浩哥的终极理想。

茶圣陆羽在《茶经·一之源》中说:“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精行”指的是对行事而言,茶人应该严格按照社会道德规范行事,不逾轨;而“俭德”是就立德而说,茶人应该时刻恪守传统道德精神,不懈怠。我想,在这十年里,浩哥一直行走在精行俭德的路上。纵然被体制磨去了很多棱角和锐气,却也没有沾染一身体制人的戾气。内敛不张扬,诚恳和勤勉,友善和乐助,谦卑不吝赞,是他大家对他公认的口碑。

我见过浩哥想做一番事的抱负,也见过他对现实无奈地摇头。如果回到家乡那片茶山,浩哥也许比现在更富有。但他至今仍然没有离开那个读书工作共待了十年的城市。我对浩哥说,人生不过半盏清茶, 浮沉之间见世态冷暖,想做什么,去做就对了。因为我们都一样,有一颗想做成事的不死的心。

浩哥魂牵梦绕的茶,到底有多大的来头呢?去掉华丽的修饰辞藻,总结起来有下面几句。

龙岩斜背茶,九大工序采制,双锅炒茶;
百年老茶树龄,产自海拔1200米茶山;
与安溪铁观音一起被福建省载入《茶经》的原种茶叶;
毛主席咨询过,革命时期朱德林彪靠它补充过维生素;
俄罗斯中央台记者报道过,曾卖过两万六/公斤;
抗衰老抗菌,降血脂防龋齿,瘦身减脂防紫外线。

浩哥的爷爷,喝了94年斜背茶,从未染病。所以,饮茶或是人生,轻捻之间总得让一些善意的执念推着往前,我们才愿意去听从内心的安排。我想,当有一天站在家乡漫山遍野的茶香里,那时的浩哥,一定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安排。

书里说,人生何求 ,一茶一书一知己足矣。关于如何开发这样一款珍稀的原种茶叶,我和浩哥都是门外汉。但想喝茶的,可以和浩哥勾搭下。你若想买茶,他手里不一定有的卖。浩哥的公众号:龙岩斜背茶(xiebeicha)。当然,如果你感兴趣的是制片人七年的媒体资源,也是可以勾搭的。

(题图:龙岩斜背茶的双锅炒茶图,图片来自浩哥。)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