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依的故事 - 陌岸

小依的故事

640.jpg

01

3月的某一天,我和小依一起去G岛。我们从城市的中心出发,那是一座有着一百四十年历史的汽车站。蓝色的墙壁上画满了涂鸦,路牌上的英文都是粗体字,刷着旧油漆的铁门总是禁闭着,墙角下躺着很多锈迹斑斑的废弃轮毂,和一两只猫。它们安静得就像一首老歌,像某个年代的末日。

从4号公路的起点开始,雨一直下。那些在空中飞了一整天的灰尘,被大雨打落,消失在公路的尽头。不知名的飞蛾不断地扑向车子的挡风玻璃,再被弹开,周而复始,义无反顾。

这辆旧雷萨,总里程已经走过十万公里,可它的性能依然过硬,连发动机的声音听起来都是那么通透,上路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倘若是一个走过十万公里路的人,在出发前做的每个决定,一定都会非常谨慎吧。在这一点上,有时候一脚油门比一个决定来得更果断。

离城市越远,小依越沉默。他眉头紧锁,似乎在等我说点什么,但是我没有。没有人知道他的上司为什么把他派驻到G岛,包括他自己。在一天前的公司会议上,当上司宣布每个人被派驻的省市时,有人暗自庆幸,有人低头不语。按公司战略布局,未来两年的目标几乎都在相对发达地区。

唯有G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02

G岛,位于北纬10°附近的东南亚小岛,是一个人们刚吃饱饭没几年的地方。过去人们种芒果,然后出口到美国。现在人们靠潜水,吸引外国游客。小依不明白,这个只有14万人口,连电视都几乎没有的小岛,怎么可以和电子商务产生关系。

对于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他没有问任何人。与此同时,其他人的考核目标都很明确,百分比数字清楚明确。只有小依收到的未来三月目标,写的是:完成G岛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建设。除此之外,上司只交待给他一句话。

“这个城市已经不太需要那些已经触摸到天花板的年轻人,去吧,别荒废了自己的青春。从零开始,我相信你是那个可以在一张白纸上画出成绩的人。”

向来不擅拒绝别人的小依,就这样无声地接受了安排。一个人,一台笔记本电脑,便是他可以带走的全部。

我没有劝他留下来。真正害怕出发的人,也许早就自己退缩,不会等到出门那一刻才放弃。我也不想给他鼓励打气,他看起来并不需要。我能做的,就是送他一程。

我们的车在港口停下时,雨还在下。小依说了声“走了”,便踏上了开往G岛的铁船。他的背影很单薄,像一只刚会飞的鸟。

03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小依很少和我联系。虽然就这么被发配边疆,却从未见他向谁抱怨。

3月底的某一天,小依给我发短信,让我帮他买一台触摸屏电视,然后寄过去。我问他有什么具体要求,他说屏幕越大越好,能联网就行。我想,可能是海岛生活太乏味,他需要打发平时的无聊时间吧。

4月,人们发现,在一个月时间里,小依在公司商城上架了几十件当地商品,供应商的数量也有了几家。他的G岛商品大多是热带水果,海产品,潜水目的地等。公司总部对这些商品做了几次推广,居然也每天陆续收到几十笔订单。

5月,小依每周都向公司发回四五十笔来自G岛用户的购买订单,要求集中发货。品类大多是手机,日用品,零食,衣服等。到了6月,购买订单越来越多,而订单里开始多了一些家用电器,有洗衣机,微波炉,冰箱,电视等。

那些偏远海岛所匮乏的物资,在G岛的销量开始增长,甚至超过了一些有优势的省份。没有人知道小依是怎么做到的,他也从未说起。在一路高歌的订单曲线背后,我相信他一定做了很多事。否则这么多货物在G岛进出,不可能完成得如此理所当然。

7月底,按计划,小依飞回公司总部汇报工作。

04

午后的机场,阳光和海风一样柔软。还是这辆旧雷萨,发动机的声音依然通透。我接到了一身海风味的小依,尽管看上去还是有点沉默,但他不再眉头紧锁。我们在星巴克的吸烟区下了车,他点上一根Marlboro,像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一样,长长地吐了出来。

我问他,感觉怎么样,心里在想什么。

他说,其实今天一下飞机我就想念G岛了。明天回公司汇报完工作和大家吃个饭,就回去了,那边很多事等着我。(比如?)比如,A村朋友要给我开生日Party,B村送我的海鱼忘了冷冻,C村的小伙伴等我一起去潜水…

我看见小依眼里闪着的期待的光,他说,G岛的沙滩太白了,就像没有人去过一样干净。沙子软得就像一脚能踩到地球的心脏。海水里总有五颜六色的珊瑚礁,小鲨鱼从来不怕人。在G岛,我第一次发现我和这个世界相处得那么和谐。

他一直饶有兴趣地向我分享那些和工作无关的事情,就像刚度了四个月假那般意犹未尽。对于他的工作,对于G岛那些出人意料的订单,他只字不提。

因为,他笑了笑说,那些太难的事,往往不知从哪说起。

05

四个月前,G岛没有人一个人知道电商是什么。他们的生活里只有种芒果,打渔,潜水,生孩子。小依说,我第一次说可以帮他们把鱼卖到首都时,所有人都当我是个骗子。我说我还可以帮忙买国外的东西,他们便让我先垫钱买回来。

岛上几乎没有电脑电视,也没有人相信在手机上下单后会有人把货送来。当初我让你帮我买触摸屏电视,是为了请村民看电视。然后,我在电视上放了他们最想买的外省商品图片,再教他们点选,提交。订单会通过3G热点传到我手机,我通知总部给我发货。

后来,一台电视变成三十台,到现在的八十台,放在八十村长家里,供村民下单。G岛购买的所有订单,都是村民在电视屏幕上戳出来的。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做电商,还是电视购物。我每天都带着两部手机在沙滩上处理订单,因为那里3G信号最好。

好了,工作就说这么多吧。小依说,现在的我,不说苦,只谈笑。在这四个月里,其实我最大的收获不是什么订单,而是学会了潜水。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说,人的境遇就像是一场深海潜游,总在毫无意识间就进入一个近乎绝境的空间里。从开始的难以呼吸束手无策,到迎着暗涌躲过急流,从容完成既定路线。在这个过程中,要学会享受那些类似窒息的充血快感,才不遗憾。

(题图:Subic Bay. bY 承昭. The Philippines. Jul.22 2017)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