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我的2016年 - 陌岸

柬埔寨,我的2016年

2016年结束的时候,想写点什么来做个交代。但今年走的路太远,事太多,一言难尽,无从说起。所以干脆从两千多张照片里选了20张看图说话,说说和照片有关的事。

IMG_0752(20170111-024036).jpg

2015年11月28日,金边市毛泽东大道。来到柬埔寨的第一天,刚放下行李,就从酒店的窗户外看到图上的这一幕。大概10个工人在未完成的建筑上空,姿态各异。他们的身影背着光,像剪影,又像五线谱上跳跃的音符。那一刻,我决定暂时在这个国家留下来。

IMG_0773(20170111-024036).jpg

西哈努克港(Sihanohkville)的老人与海。这个城市是欧美老外最热衷的柬埔寨城市,因为这里有一条漫长的海滩。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身上的皮肤被晒得发红。不知道他来自那里,但可以看出他已经在这里晒了很多年。他趿着拖鞋,地上放着一大杯啤酒,望着对面的小岛,一言不发。

IMG_0772(20170111-024036).jpg

暹粒(Siem Reap)。小吴哥城外,护城河里的浮荷。这条河在吴哥窟城外,守护了上千年。看到这一幕,脑海里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象那些历史传说。吴哥文明时期,暹粒人民丰衣足食,皇朝鼎盛。这条护城河,养育着国王贾亚瓦曼二世的千万子民,也抵御了泰国外来侵略的进攻。

IMG_0768(20170111-024036).jpg

暹粒。市区雨后的彩虹。赶上一场暴雨结束,邂逅了穿过暹粒上空的这道彩虹。在这个旱季长达8个月的国家,人们认为雨水是上天的恩赐。在暹粒的雨季里,每天都可以看到大街上的很多商贩,他们就那样站在大雨里,该做生意做生意,全身的雨水不会有人觉得奇怪。路上骑着摩托车的人们更喜欢淋雨,对于干旱了大半年的他们来说,淋雨是一种常见的洗礼。

IMG_0767(20170111-024036).jpg

金边皇宫前。金边皇宫本身不大,但是皇宫前面的广场不小,每天下午开始到傍晚,都有大量本地人聚集在这里,那是柬埔寨人的休闲时光。小孩追鸽子,大人喂鸽子。来皇宫的外国人,他们的休闲方式是散步,但是本地人的休闲方式是和亲朋好友一起出来,带着草席和简单的晚餐,在户外空地上铺开来,大家盘腿坐在草席上,对酒当歌。

IMG_0766.jpg

马德望(Battambang),是洞里萨湖西南岸的一个省份。它是柬埔寨除金边、西哈努克港和暹粒外的第四个人口大省。这里留下了很多法国殖民时期的建筑,古老但不失生气。马德望的晚霞非常绚丽,配上穿空而过的电线线条,美得让人窒息。坐在城市的天台上,看着色彩斑斓的这一幕,让人想到的故乡河边的夕阳。

IMG_0761(20170111-024036).jpg

班迭棉吉(Banteay Meanchey)。这是班迭棉吉省和暹粒之间的一处原野。在很多地方,似乎蓝天白云和高度发达永远无法共存,这里也不例外。人们喜欢青山绿水和蓝天白云,可它们再美好,也难以把他们留下来。适合精神栖息的家园,却不适合人们生存。你可以远离城市,但无法逃避生存的残酷。

IMG_0760(20170111-024036).jpg

马德望省,竹火车。竹火车是马德望一个神奇的玩物。竹火车是当地人原来主要的交通工具,后来变成了旅游观光地。简单的竹板架在两条小小的铁轨上,载着几个人在烈日下狂奔,刺激好玩。然后,到了终点站还人为搬运调头。遗憾的是,竹火车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如今的火车站,只剩下一片废墟,它成了涂鸦者的天堂。

IMG_0784(20170111-024036) (1).jpg

金边市432路上的一户乌克兰人家,他们家生了三个女儿。从公司的窗户望去,每天都可以看见她们一起在天台愉快地嬉戏玩耍,玩不同的游戏。她们并不富裕,但每天都很快乐,也许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个可以肆无忌惮的天台,那里没有大人的干涉,是他们最美好的童年时光。

IMG_0783(20170111-024036).jpg

金边市郊外的棕榈树。柬埔寨是中南半岛上的一个平原国家,地广人稀。除了为数不多的工厂,便是这一排排的棕榈树,顽强地生长在干涸的黄土地上。从没有人修剪过,但它们的叶子边缘却出奇地圆滑,连弧线都是那么均匀。当郊外的风吹过,它们会随着原野的风声呼啸。

IMG_0782(20170111-024036).jpg

金边的黄昏,市区上空。不管是排屋还是公寓,高棉人喜欢在楼顶使用五颜六色的材料。在尚未迎来太多商业地产开发的今日,这些楼房大多为自住或向外国人出租。没有太高的楼,一般也不考究方向,没有风水讲究。在红色高棉的战乱时期,金边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市民逃难,万人空巷,很多随战乱人进入金边的人直接搬进这些暂时被抛弃的房子,从此占为己有。

IMG_0779(20170111-024036).jpg

柬埔寨4号公路,一位在路边卖水果的女人,以及供赶路人休息的简陋的茅草房。柬埔寨几乎没有高速公路,在这段从金边到西哈努克港的黄土路上,她们带着裹着脖子的防晒帽,会说几句简单的英语,非常礼貌,在路边卖芒果、红毛丹、山竹等水果。一天收入约为10美金。

IMG_0778.jpg

金边,塔仔山(Wat Phnom)上的猫。金边没有一座山。最高的塔仔山也就是个海拔不到一百米的小土包,从山脚下一眼可以看到山顶。塔仔山的僧侣对猫特别友善,会给它们的脖子戴上红带子,不知在宗教上有什么寓意。这是一只睡在上山台阶上的喵星人。塔仔山有两个传说,一是情侣不能一起去拜,否则就会真的拜拜。二是这里的猫特别有禅意,它们会和僧人一起打坐。

penang

马来西亚,槟城(Penang)。这一张不在柬埔寨,是槟城乔治艺术街头的一个南洋小酒馆前。特别喜欢这一张,人们互不打扰,各怀心事。看到这安静的一幕,突然想起李志在《山阴路的夏天》里面一句歌词:我们之间从来没有想象的那么接近,只是两棵树的距离。

IMG_0775.jpg

西哈努克港,海滩通往码头的木桥上,简易的路灯上,是深蓝色的透亮的天空。从这个码头可以搭乘游船去往一个叫高龙(Koh Rong)的小岛,那个岛位于泰国湾东北部,距离西哈努克约30分钟船程。十年前那里几乎与世隔绝,没有商业开发,原始生态保存很好。

IMG_0763.jpg

金边市,99号街道。往年的雨季早已结束,今年的雨季一直拖延。这个首都城市几乎没有排水系统,雨季里的每一天,大街上都会有很深的积水,里面漂浮着垃圾。这晚归的三个人,对这场大雨躲避不及,淋成落汤鸡。他们看起来又冷又饿,像是刚从地摊收拾完回家。两个孩子帮助母亲在大水里艰难地推着摩托车。

IMG_0757(20170111-024036).jpg

暹粒,大吴哥。这个角度是从大吴哥的巴戎寺里,抬头向屋顶拍摄。这张图片想说明的是,作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吴哥窟,里面的每一座宫殿都是像这样用石头堆积起来的,不靠一滴水泥,就这样屹立了千年,从未倒塌。与现代文明支撑下的发达工业相比,它们是谜一样的存在。

IMG_0756(20170111-024036).jpg

柬埔寨餐。这几个菜都是最常见的柬餐。有鱼蛋果蔬、高棉酸汤、炒虾、酸甜鱿鱼等。重点说一说柬埔寨的各种酸汤,味道酸酸甜甜,饭前喝一碗,非常开胃。它的可选配料有:咖喱、鱼肉、排骨、柠檬汁、咸鱼、豆芽、花生豆、大蒜、辣椒、绿豆和其他蔬菜。把咸鱼倒入热水,和稀,打磨煮熟的鱼肉使它们组合在一起。吃的时候再配上自己喜欢的生蔬菜。

IMG_0777(20170111-024036).jpg

巴戎寺(Bayon),位于大吴哥城内。以闍耶跋摩七世面容为蓝本来雕刻的54尊四面佛像就诞生于此,这几十尊佛像就是传说中的“高棉的微笑”。天色已晚,人们还是不愿早早离去,他们围坐的石头墙下,或彷徨,或静思,仿佛在等待什么降临。傍晚时分,华灯初上,寺内外一片金黄。参天的古树,是天空前最安静的剪影,动也不动。

IMG_0787(20170111-024036).jpg

2016年1月21日,柬埔寨金边,中央市场。柬埔寨知名大巴车Capital公司工人因休息时间问题未得到支持,进行罢工示威。这是个一言不合就联合工会组织游行示威的国家。事实上,大部分柬埔寨人收入很低,工作效率也很低,并且对个人非上班时间的捍卫极其热衷,几乎从不加班。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仅有一条评论

  1. Lopwon

    你拍的照片,有感觉,赞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