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人 - 陌岸

那个男人

man.jpg

十月的街头,路灯的光微亮。风有点凉,秋天已经来了半个月。

拥堵的街道已恢复安静,洒水车匀速前行,正在洗去灰尘的味道。那些安分的人们,已回到万家灯火之中。路边的小酒吧,收留了一些不安的身影。他们像霓虹灯,闪烁不停。

那个男人,穿着年轻的POLO衫,和毫不张扬的牛仔裤。他一手拿着香烟,一手拿着车钥匙,眼睛在寻找无人的角落。

从走进酒吧的这一刻起,他就告诉自己,今晚不能喝多。不管因为谁,不管想起什么。

他看起来是那么出众。比如妻子的好丈夫,孩子眼里的英雄,老板的得力助手,下属的坚韧靠山,强大得没有人能把他打倒。

可那个男人,看起来似乎很疲惫。他摘掉眼镜,用手揉了揉眼睛,像是揉捻什么心事。他一个人坐在吧台前,吧台师递上一杯鸡尾酒。

Sexy lady,多么动人的酒名。无需开口点单,这款酒他喝了十年,整个酒吧都知道。以前喝这款酒是因为心里有谁,现在喝,是因为心里没有谁。

他是酒吧的熟客,吧台师甚至没有和他打招呼。很多人从他面前经过,拿着酒杯向他示意。不管和谁喝,他从不劝酒。别人靠酒精麻木,他靠酒精清醒。

他酒量其实不是太好,三杯下肚,往事就涌上了心头。胃里开始灼热,像是在燃烧什么。他满脸惆怅,深知心里的那些杂草,怎么都烧不完。

他四十出头,青春已过半。在那些峥嵘岁月里,他也曾为了某个姑娘蠢动,就像汽油浇在烈日下的干柴。也曾伤春悲秋,为了谁的离开肝肠寸断。如今的他,早已四平八稳,不再像二十岁的小年轻一样,悲伤一点就着。

他尝过很多卑微和高贵,低到尘埃,或万人敬仰。他曾被世俗的规则恶心,也曾站在彷徨的楼顶。现在的他,以为自己左右逢源,对人性的污点游刃有余,不会再被伤致痛。

但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开心。工作稳定,收入可观,妻子是左邻右里的模范,孩子成绩优异,父母身体硬朗。他的家庭从来无需他过多操心,这个家完美得无可挑剔。妻子对他很信任,不管多晚回家,只需要一条信息报备。他的生活起居被照顾得稳稳当当,他看起来很幸福。

从懦弱到强大,现在的他,似乎已经不会再被什么伤害。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来到这家酒吧,他就委屈得像个孩子。

别人的酒越喝越暖,可他的酒却越来越冷。秋天已经来了半个月,一想到越来越近的冬天,他就哆嗦发抖。他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

他一直不明白,无可挑剔的生活,为什么会让他不安。他的生活和工作已然没有什么压力,却也时常莫名其妙地喘不过气。生活越完美,他越觉得自己在表演。他熟知路数,可心里却总有一个角落门窗紧闭,聚光灯照不进去。

酒吧的老板总在每天打烊前半小时离开,经过吧台时,总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拍拍彼此肩膀。他们一定知道对方的故事,不然怎么会一言不发。

那个拥抱看起来无声而客套,却是他一天中最温暖的时刻。

可温暖稍纵即逝,而完美又乏味的生活,还要继续。

六个小时后,那个男人一定又会穿上年轻的POLO衫,和毫不张扬的牛仔裤,回到公司,意气风发,强大得没有人能把他打倒。

只是我不明白,当他终于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什么还会这般忧伤。

(题图: 承昭的Samsung S7 edge, Sky Bar, 2016, Phnom Penh)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标签: 男人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