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人到底有多可耻 - 陌岸

孤独的人到底有多可耻

IMG_1456.jpg

01

我有个朋友叫阿当,今年35岁,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当程序猿。他未婚,数得上来的恋爱次数也没超过两次。他一个人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没养任何宠物。他有一个很不低碳的生活习惯,就是每天早上出门上班前把床头的台灯打开,直到晚上上床睡觉的最后一刻才关掉。

我问为什么,这样未免太浪费电了,有钱也不能这样啊。他说,你不懂。我只是为了走到床边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人每天在夜里为我留了一盏灯。

他说,每当我把灯关掉时,就像在回应一个人的照顾。

我还有个朋友叫阿山,今年28岁,他很喜欢到麦当劳用餐。每次都是一个人。他有时候会点两杯饮料,有时候点一杯。我问为什么,他说,有一句话,当营业员对我说第二遍的时候,我会点两杯。如果没有,我就点一杯。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因为人家多一句推销你就多消费。他说,你不懂,我很怕听到营业员第三遍说那句话,那太特么孤单了。

我问他是哪句话,他说,第二杯半价。

02

嗯,上面这两个朋友都是单身,虽然可耻,但情有可原。我还有第三个朋友。

我第三个朋友叫阿路,他大学毕业工作两年,有一个女朋友。他女朋友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姑娘,刚考上一个单位不错的公务员,对未来充满憧憬。她让阿路也积极备战公务员考试,朋友们都很羡慕他找到这么一个女朋友。

他却不是很开心。他并不愿像她一样规划自己的人生。他说每当他想到在某个政府部门里当一辈子科员,他就对青春感到绝望,他说如果他还有青春的话。

在笔试已经通过的时候,他说他想放弃,他想先出国游学,去看看世界。当他把这个想法和她提起时,她觉得他疯了,幼稚得简直不可理喻。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一切,包括女朋友。执意去了巴黎。

你看,有人陪的也孤独,而且似乎孤独得更可耻。在很多朋友为他的选择感到不解的时候,他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与其自私地让别人为你的孤独抓狂,不如放过吧,我完全可以一个人孤独着。

所以,单身并不是孤独的罪魁祸首,执念才是。

03

野史记载,杜甫为李白至少写过十二首诗。比如《赠李白》,《春日忆李白》,《梦李白二首》,《冬日有怀李白》等。可李白这家伙,至今留下的却是桃花潭下汪伦赠他之情,以及以“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来赠孟浩然。大家都一样,对自己欣赏的人或事或物总是带着执念,杜甫写这十二首的时候一定心里孤独得想死掉,因为李白没回应过他。可反过来想,李白又何尝不孤独。“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简直执念爆表。

所以,若想不孤独也不可耻,要做到不带任何执念地活着。

那是一种什么状态?民国时期的徐志摩大家都认识,上一个姑娘还在爱着,就已经为下一个写下好几首诗了。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直到那架飞机掉下来那一刻,他也从无执念要在谁的怀里终老。

可很少有人觉得徐志摩可耻。花心劈腿始乱终弃如他,若换做今天,骂他十年渣男也不为过。可事实是,人间四月天反而成了今天人们对民国诗人那点儿破事仅存的佳话。

04

艺伎和笙歌向来属于及时行乐者,而诗这种夹杂执念之物,只不过是孤独者留给世人的舍利子罢了。

然而世间凡人居多,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留下的也大多是胆结石,哪有什么舍利子。所以于太多人而言,执念看起来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梁文道在《我执》中说,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种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

所以,更多的念想,不过是你想象。行走世间,若想轻装上阵,还得忘掉执念。

不要写诗,不要惦记远方的田野。不要念心经,不要盘佛珠。不要听民谣,不要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不要创业,不要炒股。不要流浪,不要占卜。不要打赌,不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不要旅行,不要穿过半个地球去看他。不要恋爱,不要迷恋那些长得好看的人。

这样,你的孤独看起来才没那么可耻。

(题图:Hoi An 古城 承昭拍摄于 Vietnam. Feb.23 2017)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标签: 孤独, 可耻, 执念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