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C的故事 - 陌岸

老C的故事

h2.jpg

01

老C喊我出去喝酒,这是七月里的第二次。第一次喝酒的时候,他说他做了一个决定,很快就可以付诸行动了。

老C是我的同事,来公司已经半年了。他总在想找人说话的时候找我喝酒,因为愿意听他说三个小时话的人不多。第一次对老C有印象,是我刚来公司的时候。当时有位和我同时报到的姑娘受不了工作和生活的单调,决定回国。在那桌只有四个人的散伙饭上,姑娘问,究竟是什么支撑你们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下去?

一位来了三个月的同事说,我靠的是理想,我要拯救这里的苦难人民。笑罢,我听见角落里的另一位说,光靠理想,其实已经不足以支撑我待下去了,我现在都是靠信仰待下去。你们看吴哥窟的石像都已经在丛林里待了一千多年,年轻人,咱要向它们学习啊。

这个靠信仰留在这个国家的,就是老C。说完那两句话,大家都付诸一笑,干了手中的吴哥啤酒。但我从老C的眼角,看到闪过的一丝无奈。当时就隐约觉得,这个30出头的男人,心里一定怀揣着一些无能无力的苦衷。果不其然,随着约饭次数的增多,我逐渐从老C口中听到了一些故事。

02

出国前两年,老C离过一次婚。关于那段失败的婚姻,最初老C并不愿提起。但在几瓶啤酒下肚,故事逐渐浮上脸庞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打开了话匣子。他在26岁时结婚,但那段婚姻只走过了短暂的两年时间,便无疾而终。之所以说是无疾而终,是因为老C坚称,离婚时的问题和理由,在他经过半年自我剖析后,发现其实并不算什么问题。用老C的话来说:当我一个人的时候,回想起她曾对我的那些好,足以击败我们分开的一万个理由。

因自幼离家读书和工作,老C对于家庭温暖的渴望胜过一切。他所理想的婚姻,是饿了有口饭吃,吃干时有口汤喝。老C问我,你觉得这个要求很高吗。我说,听起来不高,但若要实现,也不太现实。时代变了,很多姑娘在爸妈家生活时都被照顾得好好的,你不能用婚姻的名义要求她们学会照顾你。再说了,姑娘们也要追求个人价值,除非你找到一个愿意待在家里的全职太太,不然,每天下班回来累成狗,谁还有力气给你熬汤呀。

老C说,你说的对,要是在26岁时明白这个道理,我现在应该过得很幸福。哥们我还以为只要在外努力奋斗养家,回到家就能被照顾。听完这句话,我当时心里想,特么老纸也是一把眼泪一把血过来的啊。

03

离婚两年后,对“理想婚姻”贼心不死的老C找了个女朋友,也就是他的前任。刚和那位姑娘在一起时,老C过了一段以为可以地久天长的生活。在家时饿了有人做饭吃,吃干时有汤喝。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为了他居然学会了做菜。当然老C对姑娘也是毫无保留,基本上是有一块也愿意给姑娘花九毛的那种。但,那段短暂的幸福生活有个客观前提,就是姑娘有时间。因为那时姑娘正待业,有大把时间去营造二人世界。

上班之后,姑娘每天下午七点下班。老C的幸福生活当然也打了折扣,饿时没有饭吃,吃干时也没有汤喝了。老C也理解,毕竟他没法要求姑娘为了他在家当全职太太。即便如此,老C还是以为他和姑娘是可以过一辈子的。直到有一天,姑娘向他透露了未来的丈母娘的心愿,说还是要嫁给一个在这个城市有房子的男人。

老C有房子,但在家里的县城。因为没打算回乡生活,所以他计划把房子留给父母以后养老。另外,姑娘也不太可能和他一起回去住。老C开始慌了,他本想和姑娘好好谈一两年就结婚。他的收入在那个城市不算低,但若要两年内买一套房子,也是件困难的事情。虽然他们感情一直都还不错,但姑娘已经26岁了。在双方各自的焦虑之中,他们的生活开始多了一些摩擦。加上那段时间两人都在频繁地加班,见面少了,沟通里的那些无足轻重的隔阂,就演变成了“你不在乎我”之类的争吵。偏偏老C又学不会哄人,于是姑娘屡屡觉得受伤。

04

在一个冬天的夜里,老C从一个飘满雪花的城市出差回来。凌晨寂寥的机场里,老C带着一身疲惫,还有一包脏衣服。没有人接机,没有人打电话问他几点到,甚至连一声微信问候都没有。在出差的那些天里,他和姑娘因为异地沟通的态度和语气问题发生了争吵,刚刚开始一场长达一天的冷战。回到家后,心灰意冷的老C,做了这辈子最负分的一个决定。

他答应了朋友的邀请,收拾行囊来到了现在的公司。他的收入比之前翻了一倍,他在心里暗自决定,一定要赚够房子的首付款,再回去找她。

老C不负责任的不辞而别,让姑娘彻底懵逼了。她以为他们只是闹闹别扭,没想到他却远走高飞。姑娘表示不愿分手,只希望他能回去。他心里明明想的是“等我赚够钱回去娶你”,嘴上却说,我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姑娘送上了一个月的眼泪和苦劝,他仍然坚持自己离开时的想法。于是,姑娘终止了和他的联系。

上次喝酒时老C说,半年后,他一定会拿着写着她名字的房本儿,向她求婚。

我心里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

05

再次在小酒馆见到老C时,他穿着五分裤和凉鞋,上身是洗得发白的T恤,胸前印着模糊的吴哥窟图案。坐定后,他照旧点了五瓶啤酒,他三瓶,我两瓶。

她订婚了,和别人。老C猛抽了一口烟,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这么突然?我喝了一口啤酒,心里一阵凉意涌起。

老C说,从出国的那一天开始,他在微信里就设置了屏蔽不看姑娘的朋友圈。他怕看到她的生活后会管不住自己,飞回去找她。所以,关于离开之后姑娘的变化,他并不知晓。直到这个月,老C终于存够了回国买房的首付款,决定回国找姑娘。这就是上次找我喝酒时,他所说的决定。

今天,老C觉得自己终于有底气去看姑娘的朋友圈了。没想到他点开后看到的第一条动态,就是姑娘和未婚夫的订婚照。老C说,我翻回去一条一条地看,证实了我在这一年里有多自欺欺人。出国后的第二个月,她的生活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她和她的朋友玩耍,她认识新的男生,她陷入新的恋情,她和新男友晒幸福,然后,他们订婚了。老C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真特么幼稚。老C干了一杯酒,说,其实我一直都在欺骗自己。我骗自己说,只要不关注她的动态,她就一直完好地保存在那里。她最初的眼泪和不舍,她说的“我就是不要和你分手嘛”,都完好地保存着。我骗自己,只要看不到,一切都不会改变。

你活该,人心又不是硬盘里的数据,怎么会一直保存不变。当初你一走了之,考虑过人家姑娘的感受吗。这很正常,你自己走的,人家凭什么留在原地等你。

这一年来,没有人给我做饭,没有人给我熬汤,我也没有饿死。可是没有了她,我所有的努力都没有了目标,感觉就像被抽空了魂魄啊。老C说着,仰头痛饮了一杯。

我不知道该和老C说什么,他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浇醒,他可能只是需要有个人听他说话。

人们耗费很多运气,终于明白孤单的道理。在这些孤单中,有人学会了妥协,有人仍在和自己的执念苦苦抗争。然而执念毕竟只是执念,没有人知道是否还会有下一次的运气光顾。执念和信仰的区别,就像是欲望和梦想,一个让人想到就痛苦,一个让人想到就幸福。但,执念终究不该成为信仰。

在灯光微亮的小酒馆里,我看见老C脸上泛着红光,眼里恢复了平静。在他心里,我不知道是执念多一些,还是信仰多一些。

现在,我仍然不明白老C的信仰到底是什么,但我确信,他再也回不去了。

(写于西哈努克港的沙滩上,题图就是)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标签: 故事, 老c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