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告别 - 陌岸

一次告别

1221045311130329602.jpg

十一月的清晨,薄雾弥漫机场。海风中仅有的一丝微凉,提醒着赶路的人们季节已换。带着几件衣服和一盘CD,我离开了海岛。

不同以往,在所有工作暂时告一段落后,这一次会离开很久。机舱门关上那一刻,思绪万千。不知从什么时候时开始,每次离家总是带着惴惴不安。终于明白,不是少带点行李出门就是真的轻装上阵。倘若心无定所,就算留在天堂里也不会温暖吧。而立之年,一些复杂的感慨时常汹涌澎湃。自出生读书,工作生活,大多的时间都在这个小岛上进行着。也经常穿梭在几个城市之间,但也许是南方人与生俱来的归属感,让我从未在心里有过真正的离开。此刻突然发现,为了这一份归属感,原来一直不愿改变。

可流年就像流水,谁说平凡的生活不会变迁。越是尽力去维护的东西,往往就越是危机所在。俗话说不破不立,既然安逸是对不安者最大的侮辱,那就让我撕破它吧。今天,我想对今后的自己撕一道口子。

回首在互联网从业的这些年,从媒体到社区,从深圳到海南,从打工到创业,坦白说心里经常带着问号去面对。在中国做互联网,不仅要有资源,找资本,会包装,懂国人,还要选对城市。在这个边陲海岛上,创投环境,用户基数,资源总量,实体支撑,很多时候都让人感到无力。在这些问题面前,互联网创业经常是一个个容易醒来的梦,总是在还没见到最美妙时刻的瞬间,便仓促睁眼。

即便这个行业问题如此之多,此行也无关放弃逃避。我依然认为这是中国互联网最好的造梦时代。而我自己的问题在于,这几年来没有做过太完整的梦。我不断尝试协助别人圆梦,并担心他们中途带着遗憾醒来。很多时候我只是一个互联网工具生产者,并教会别人使用,这种波澜不惊的生存状态让我恐慌。好比一个运行了很久的Beta版程序,无法自我迭代。既然如此,只有脱身于这个写好规则的操作系统,才会有更新的那一天。因为,前面做那些梦,严格来说,在我心里不算梦。

很多个恍惚的凌晨,抽了很多烟,彻夜未眠。听了很多民谣,都是对现状的苦笑。既然不愿在温床里做梦,那就起床追逐吧。站在三十岁的门槛上,我不想停留在同一个地方,做重复的工作过同样的生活,不想让自己余生的那些可能性永远没可能发生。我离开的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三十岁前的自己。

突然明白,这世上没有一份归属感,真正归属于谁。那些曾让我们停留的地方,都会变成那时的他乡。我们终将是他乡的过客。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过一段未知的生活,是告别,亦或隐秘的修行。关于此行目的地,不是理所当然的北上广深。它们氛围虽好,但与我目的并不相符。这几个城市,互联网产能过剩,处处红海,我还没准备好置身其中去参与激烈角逐的勇气。所以,海南也好,北上广深也罢,其实问题不在于目的地本身,而在于自己。对我而言,比面对资源不足或是白热化竞争更有必要的,是面对重新出发的自己。今天,带着对未知的期待,我踏上了这片高棉大地。某种意义上,它和我一样需要从零到一。它的新兴行业荒草丛生,正是挑战者的天堂;它的人民眼神彷徨,但脸上都写着渴望;这片大地星火点点,就像追逐者眼里的光芒。关于此行,未曾想过对错,困难不得而知,但依然已经出发。把自己清零,也许是破立的第一步。也许会一直美丽地梦着,也许醒来就已把它实现,这都不重要,我需要的是在路上。

追梦总需代价。有些梦并非只是某一目标的实现,还夹杂着对现状的反抗、换一种生活方式的挣扎、被世俗定义的无奈、放弃的勇气和告别的残酷…对于身后种种,我于心不忍,亏欠满怀。

再见吧,熟悉的一切,请原谅我自私的放任。愿只愿,余生的每一次离开,都不再记一笔心债。

(题图:手机拍摄的sky bar顶楼夜景。May.19, 2015 Phnom Penh)

博主公众号:承昭
读书,旅行,以及到比南方更南的地方。在朝九晚五中,浪迹天涯。
偶尔写写,没几个人关注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标签: 告别

仅有一条评论

  1.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愿你此行顺利,早日衣锦还乡。

添加新评论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